陂林门户网站
陂林门户网站 > 军事 > 网上购买黑彩违法吗-华润凤凰医疗托管模式遇考 燕化医院或自立门户
网上购买黑彩违法吗-华润凤凰医疗托管模式遇考 燕化医院或自立门户

网上购买黑彩违法吗-华润凤凰医疗托管模式遇考 燕化医院或自立门户

网上购买黑彩违法吗,燕化医院“自立门户”? 华润凤凰医疗托管模式遇考

阎俏如、曹学平

北京燕化医院单方面宣布终止供应链协议已经一月有余,华润凤凰医疗控股有限公司(1515.HK,以下简称“华润凤凰医疗”)仍没有宣告进一步的应对措施。

由于燕化医院方面认为上一年度药品采购未能遵循二者此前相关协议及“公平合理、等价有偿”等原则,2月26日,燕化医院通知华润凤凰医疗将于3月1日终止相关供应链协议,并针对2018年药品耗材采购重新进行招标。华润凤凰医疗在2017年年报中称,公司尚未收到燕化医院的招标通知书,截至3月22日,其下属供应链公司仍维持对燕化医院的药品耗材供应工作。

《中国经营报》记者发现,早在1 月25 日,在燕化医院举办人之一徐捷出售完其持有的华润凤凰医疗股权后,华润凤凰医疗副董事长成立兵以及执行总经理徐泽昌亦被调整出燕化医院的理事会。 3月14日,北京市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已批复同意北京燕化医院变更为营利性医疗机构。

申万宏源(香港)对此认为,除了终止供应链协议,燕化医院也有可能单方面终止其与华润凤凰医疗的IOT 协议。

针对相关问题,本报记者为此致电致函华润凤凰医疗,截至发稿时未获回复。

  燕化医院放单飞?

2月27日,华润凤凰医疗发布自愿性公告,称公司于2月26日获燕化医院通知,燕化医院决定自2018年3月1日起,终止供应链协议,并且对药品、医疗设备及医用耗材的采购开展招标程序。

公告显示,华润凤凰医疗全资附属公司北京凤凰联合医院管理咨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北京凤凰”)与红惠医药有限公司、北京燕化医院、北京市健宫医院有限公司及北京京煤集团总医院,于2017年签订一份药品供应链合作协议及一份补充协议。协议约定北京凤凰为红惠提供药品供应链管理服务以协调燕化等医院的药品供应,华润凤凰向红惠医药收取供应链服务费收益;此外,华润凤凰医疗根据相关协议为燕化医院供应药品、医疗器械及医用耗材。协议到期日均为2018年12月31日。

公开资料显示,2008年,北京凤凰用IOT模式获得燕化医院集团管理的权利,燕化医院是北京首间改革的三级公立医院。

据业内人士介绍,IOT(Investment-Operate-Transfer)模式即带资托管模式。通常由投资方与医院举办方签订托管协议,承诺做出固定投资,投资方在一定期限内获得运营管理权,通过在期限内收取协议约定的管理费,并提供药品、医疗器械及医用耗材获益,在协议约定结束后将管理、运营转还给医院所有人。IOT模式投资方靠赚取管理服务费和供应链服务(GPO)获利。

协议尚未到期,燕化医院却提前宣布终止合作。市场对此反应强烈,公告发出当天,华润凤凰医疗股价应声下跌6.7%,市值蒸发近10亿元。

不过,燕化医院将可能的股价波动责任归结于华润凤凰医疗管理层未能进行及时澄清和说明。3月5日,燕化医院方面发布澄清声明,对此事件进行了详细解释,并称燕化医院与北京凤凰医疗的供应链合作关系并未终止,其宣布终止的仅为2017年几方签署的《区域药品供应链一体化管理体系合作共建协议》,并非于2008年签署的《医疗机构经营权投资框架协议》及其补充协议的附属文件。也就是说,燕化医院并未终止与华润凤凰医疗于2008年约定的“综合服务交易”(包括集中采购供应服务)。

对于终止供应链协议的原因,燕化医院表示,该院理事会于近期发现,在往届理事会任期内,燕化医院2017~2018年度药品、医疗设备及医用卫材的采购服务,均未履行相关协议约定的程序,也未能落实约定的“价格及价格形成机制,应当透明”“完全遵循公平合理、等价有偿”的原则。

燕化医院称,该院理事会于2018年2月12日致函北京凤凰,要求其在2月25日之前提报2018年度采购工作方案供燕化医院理事会审议并报经燕化医院举办人批准后执行。

不过,华润凤凰医疗的说法与之存在偏差。直至3月22日,华润凤凰医疗才在2017年年报中对此事进行回应。年报称,2月26日,燕化医院通知华润凤凰医疗,决定自3月1日起终止供应链共建协议,并对药品、医疗设备和医用耗材的采购开展招标程序。然而,截至3月22日发布业绩公告时,华润凤凰医疗未收到燕化医院的招标通知。华润凤凰医疗下属供应链公司仍维持燕化医院正常的药品耗材供应工作。且截至当日此事并无实质进展。

目前,燕化医院的药品耗材供应链是否发生了变化?4月4日,记者来到位于北京市房山区的燕化医院询问药剂科工作人员如何进行药品采购合作,对方表示不清楚此事。

  IOT 协议或终止

公告显示,燕化医院举办人为北京燕化凤凰医疗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其间接由北京凤凰联合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全资拥有。据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显示,北京凤凰联合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乃由徐捷及吴珀涛拥有。

事实上,徐捷是华润凤凰医疗的创始人兼前董事会主席。

2007年11月,徐捷成立北京凤凰。同年,该公司收购健宫医院66%的股权。截至2012年,北京凤凰持有健宫医院80%股权。

此后,北京凤凰又利用IOT模式先后获得了燕化医院集团、门头沟区医院、京煤医院、门头沟区中医院等医院的运营权。2013年11月,凤凰医疗在香港上市。

2016年8月30日,华润医疗集团有限公司 (以下简称“华润医疗”) 与凤凰医疗正式签署股权买卖协议,凤凰医疗以每股8.04港元向华润医疗增发约4.63亿新股,约合港币37.2亿元,收购华润医疗全资子公司广雄有限公司100%股权。交易完成之后,华润医疗成为凤凰医疗的第一大股东。“凤凰医疗”公司名称变更为“华润凤凰医疗控股有限公司”。徐捷控制的原控股股东SpeedKey持股稀释至16.1%。

2016年11月25日,凤凰医疗公布,执行董事及董事长徐捷、首席财务官江天帆、副总经理单宝杰、执行董事徐泽昌,因其他工作安排辞任。

2018年1月24日及1月25日,SpeedKey Limited出售其持有的公司所有股份。

华润凤凰医疗年报显示,2017年公司营业收入18.78亿元,同比增长18.37%;归属母公司净利润4.2亿元,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为3.8亿元,同比增长52%。

年报显示,2017年,依据华润凤凰医疗与燕化医院供应链共建协议取得的第三方供应链服务费收入为3206.5万元,占该板块收入比25.29%;来自燕化医院的药品、医疗设备和耗材销售收入为2.56亿元,占GPO业务收入比为29.85%;来自燕化医院的管理费收入为3632.4万元,占该板块收入比18.24%。燕化医院的业绩地位对其来说不言而喻。

申万宏源(香港)对此认为,除了终止供应链协议,徐捷也有可能单方面终止公司与燕化医院的IOT 协议。此前,燕化医院的IOT 协议有效期至2055 年。根据该协议,如果燕化医院未按时支付管理费,公司可以向该医院寻求赔偿。此外,公司于2013 年向燕化医院作出1.5 亿元的可偿还投资,该笔投资须在管理期内等额分期偿还。如果徐捷单方面终止IOT 协议,须立即偿还剩余部分债务。燕化医院于2017年贡献约9000万元净利润(包含管理费和供应链收入)。在最坏的情况下,假设燕化医院自2018年初开始不再贡献利润,这将会导致公司2018 年的预期净利润减少18%。

不过,申万宏源(香港)强调,华润凤凰医疗其他的IOT 医院不存在此类风险,因为燕化医院是唯一一家由徐捷持有的医院。